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http://www.hszyj.net/
友情支持:同程旅游 
《中国红十字报》刊登《“华佗”傅拉都:与中国神医同名非常光荣》 << 已到尽头 | 《中国红十字运动史料选编》第十二辑出版 >> 
 发布日期:2019-11-8 15:00:30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  评论:[ 字体:   

《中国红十字报》刊登《“华佗”傅拉都:与中国神医同名非常光荣》

2019118日《中国红十字报》发表池子华的《华佗”傅拉都:与中国神医同名非常光荣》一文,全文转载如下:

 

在来华支持中国红十字会抗战救护的“西班牙医生”中,有一位医师被誉为华佗,他就是波兰医生、共产党员傅拉都。

 

西班牙的召唤

傅拉都,原名斯坦尼斯瓦夫·傅拉托(Samuel Moses Flato),1910年6月出生于波兰华沙一个犹太人家庭。

1929年,傅拉都赴法国,进入巴黎大学医科学习,1935年毕业。在校期间,他积极参加犹太大学生左派组织——“斗争”,很快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傅拉都义无反顾投身这场反法西斯战争的战场救护,先后出任第13旅医官、医官司令官,第35师医疗检查官,为救护伤兵竭尽心力。

1939年3月,西班牙战争败局已定,他和同伴撤回法国,被囚禁在圣西普里安集中营。

半年后,在国际援华组织“挪威救援中国与西班牙委员会”资助下,傅拉都作为国际援华医疗队负责人,偕波兰医生陶维德、戎格曼、甘理安等9名“西班牙医生”开赴中国。在法国马赛,与保加利亚医生甘扬道,德国医生贝尔、顾泰尔,罗马尼亚医生杨固,奥地利医生富华德汇合,乘坐“安尼亚斯”号轮,于9月13日到达香港,受到保卫中国同盟主席宋庆龄和中国红十字会热情接待。10月16日傅拉都一行抵达救护总队部所在地贵阳图云关。

 

党鼓励他们去需要的地方

来到图云关后,傅拉都一行做了短期休整。在这里,他被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部总队长林可胜聘为救护总队顾问,负责卫生勤务指导。1939年底,他受聘为第691医疗队队长,率队前往湖南、湖北前线。

傅拉都的女儿克里斯蒂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主战场。他所在的党鼓励他们去需要的地方,这是他们事先想不到的。”

在前线,傅拉都救治伤兵病兵,不遗余力。为了壮大救护力量,他在湖南湘阴沙田坪办起一个军医训练班,培养了不少救护人才。

傅拉都尊重伤兵,关爱伤兵,自然受到官兵的爱戴。一次部队打了胜仗,缴获一面日军“武运长久”旗帜,特地赠送傅拉都留作纪念。这面旗帜现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董必武称他“华佗”傅拉都

“西班牙医生”大多是共产党员,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八路军、新四军中服务。傅拉都也不例外。

1940 年夏,傅拉都与杨固、沈恩一起,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拜会中共代表周恩来,提出去延安的请求。周恩来为顾全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大局,劝他们继续留在国民党正面战场,安心工作。尽管未能如愿,但傅拉都成为八路军办事处的常客,结识了董必武、邓颖超、王炳南等人。

有一次,董必武身患疾病,傅拉都精心治疗,令其很快康复。董必武高兴地称他为“华佗—傅拉都”。傅拉都很开心,“因为与中国神医同名是非常光荣的事”。从此,傅拉都“华佗”之名为人所熟知。

傅拉都与王炳南还有一段不同寻常的传奇故事。克里斯蒂娜回忆:“父亲在中国工作,很快能说流利的中国话。有一次,父亲听到国民党特务密谋逮捕王炳南,那些人不知道他能听懂。父亲以最快速度将此事告诉周恩来。周恩来请父亲帮忙,父亲随后用救护总队的车,帮助王炳南成功逃脱。”

时过境迁,1955年王炳南出任中国驻波兰大使。傅拉都正被波兰政府“冷落”,原因是他曾经在国民党战区服务。王炳南得知情况后,随即向波兰共产党中央提供了傅拉都在中国的相关材料。历史迷雾廓清,傅拉都声名得雪。王炳南和傅拉都遂成生死之交。

 

印缅前线再建功勋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迅速占领东南亚,挺进印度洋。美国参战,并于1942年元旦与中国、苏联、英国等26国在华盛顿发表《联合国家共同宣言》,正式建立世界反法西斯同盟。依照同盟国“远东战略计划”,英美联军实施缅甸、印度作战,中国派出远征军参战,南北夹击,打通被日军切断的“生命线”滇缅公路。

1943年12月26日,在美国军事代表团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请求下,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部选派10名外籍医师赴印度为远征军服务,包括傅拉都。他们先在印度兰姆伽训练营担任教官,培训军队医护人员,1944年被派往缅甸直接参加反攻作战的野战救护。由于交战双方展开“森林战争”,条件艰苦,环境恶劣,战事救护险象环生。医师们忍饥挨饿,虫蛇叮咬更是家常便饭。傅拉都等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出生入死,随军进退,直至抗战胜利,完成使命。

 

割不断的中国情

抗战胜利后不久,傅拉都从兰州乘飞机经苏联回到祖国波兰。

中国是傅拉都的“第二故乡”,他无法忘怀。1957年,在中国政府要求下,傅拉都出任波兰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这让他兴奋不已,带着家眷重返中国。驻华7年间,他到过中国很多地方。一次乘火车出差路过湖南株州、衡阳,他自豪地对翻译说:“你知道吗,这里的每一块土地,几乎都有我的足迹。”

1964年,傅拉都再次回国,在波兰外交部担任副司长,主管中国事务,为中波友好尽心尽力。

(作者系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主任,苏州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2018-2019名城名校融合发展战略项目阶段性成果)

(文章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责任编辑:刘思瀚)

 365Key 新浪ViVi 搜狐狐摘 和讯网摘 天极网摘 POCO网摘 igooi-it网摘 亿友响享 博采 打印 】【 收藏 】【 推荐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暂无
《中国红十字报》刊登《找准“结合点” ..
2006世界灾难报告(1)
《光明日报》发表《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于一..
2005世界灾害报告出版
学全会精神 思红会发展——学习贯彻党..
2007世界灾害报告
 评一评
正在读取…
  笔名:
  评论: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
Copyright ©2005-2006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Powered By:EliteArticle System Version 2.20
网站备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