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http://www.hszyj.net/
友情支持:同程旅游 
[历史研究] << [调研报告] | [人道之窗] >> 
 发布日期:2013-12-30 20:40:58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  评论:[ 字体:   
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筹备处的历史及其贡献
张涛
 
   常州分会筹备于1914年10月,正式成立于1921年2月。这期间的六年半中,分会都做了哪些工作?有哪些历史贡献?笔者根据新近发现的历史材料,简单进行梳理,以尽可能还原历史。
   一、分会筹备的情况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政府,大清红十字会更名为中国红十字会。全国各地50多处红十字会纷纷成立,如苏州、无锡、江阴、镇江等分会,它们大多依靠教会和教会医院得以成立,并广泛参与了辛亥革命的战地救护。由于常州地区战争不是很剧烈,加上缺少教会医院,因此没有在第一时间成立红十字组织。1914年6月,这种状况得到了扭转,基督教监理公会常东牧区与长老会联合在局前街创办常州福音医院,院长由长老会王完白牧师担任。
   1923年,王完白曾在《十年之回顾》中写到:“民国三年,余尚主任江阴福音医院,常州监理长老二公会西教士,屡次相邀来常组织正式医院,以应教会及地方之需要。……就局前街福音堂原址,创办福音医院。六月一日行开幕礼。”[①]也就是说常州福音医院的创办时间为1914年6月1日。
   王完白,1884年4月2日生于浙江绍兴,出身于牧师家庭,毕业于苏州伊利萨伯医学校,1909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13年赴日本千叶医学专门学校,研究细菌学。历任沪宁铁路医官(1909年),江苏省江阴县福音医院代理院长(1910-1914),常州医学校校长及常州福音医院院长(1914-1931)。因为王完白在江阴就主持成立了江阴红十字分会,并参与过南京及津浦路上的救护事业。因此筹建常州分会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
   王完白说:“医院中尚有二种联属之事业,一为福音医院医学校。二为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光复之际,余方主任江阴医院,曾组织红十字医队,参与南京及津浦路线之救护事业。迨来常创办医院后,上海红十字会总会沈仲礼前会长,即以筹备常州分会事相托。开院后,遂以筹备处名义办理红会事业。”[②]这也就是说在1914年10月,年仅30岁的王完白受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沈敦和副会长的委托,负责创建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并在局前街福音医院设立常州分会筹备处,自任理事长。从某种意义上说,王完白是常州红十字会的奠基人与创始者。
   二、参加战地救护工作
   分会筹备处成立不久,江阴发生战事,这也给了分会筹备处一次锻炼的机会。1916年4月16日,江阴革命党人策动江阴要塞官兵反对袁世凯称帝,并发表《江阴独立宣言》。萧光礼率“江靖护国军”1000人向无锡进军,终因后援不继而败,时称“锡澄之役”。
   王完白回忆道:“江阴炮台发生战祸,炮声相闻。常州大起恐慌,急与地方领袖共谋救济之法,乃组织伤兵留养院于第五中学,妇孺留养院于女子师范。教会西女士五六人,担任义务看护。”[③]也就是说,在锡澄之役刚开始不久,常州积极主动的应对,分别组织了伤兵留养院和妇孺留养院,安排教会的牧师和修女们承担看护的工作。他的这段回忆,笔者在《武进报》上找到了相应的史料:“澄台告警,战讯频闻,伤病军民,亟待救护,前经王完白君设立分会于局前街福音医院,已有年所。兹因风云紧急,特扩充会务,筹备救伤事业。由美国罗孙霍诸女士担任义务,看护伤兵。又增设妇孺留养院于县立女子师范学校内,由校长任女士兼理院务,以收被殃妇孺。” [④]妇孺留养院为此还在分会的指导下制订了《办法》[⑤],该院参照上海总办事处1913年制定的《救济妇孺办法》,定院名为“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附设妇孺留养院”。该《办法》包括定名、宗旨、院址、院务、职员、制限、时期、经费、医药、余则等十个部分,内容十分详尽,在《武进报》上分两天载完。
   当年4月26日的《申报》报道:“常州昨到有省军千余名,闻驻团部。此间闻有隆隆炮声,昨商会绅商集议,维持常州治安。事旋即电宁请示办法。福音医院院长王完白现已组织红会筹备处,预备开赴战地救济。”说明早在4月25日之前,常州分会筹备处就已经做好开赴江阴的准备了。
   4月28日的《申报》再次报道:“本埠(指上海)红十字会因见近日江阴宣战,苏常一带谣言亦盛。特分请江阴福音医院华尔德医士、常州福音医院王完白医士、苏州齐门外福音医院魏更生医士、葑门天赐庄博习医院芮真儒医士筹备救护,即以各该医院为红十字会临时机关,应需经费,悉由该会担任。如苏常一带不幸有事,均可就近将受伤军民送院疗治,昨该会已电致各军司令知照矣。”[⑥]这是总会针对锡澄之役提出的救护要求,即各地依托教会医院成立临时救护机关,以就近原则,开展受伤军民的救治工作,所需经费,全部由总会承担。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事变持续时间较短,常州一带并未受大的影响。然而常州分会未雨绸缪的具体措施,却为地方红十字会应对突发事件提供了范例。战争结束后,为了将红十字会这个永久的慈善机构做下去,第五中学童校长特意将校舍划出一部分作为临时病院,另外参加救护者多达六人,全系义务劳动,不取报酬。中西人士的热心赞助,着实让人感动。
   三、发出简章,招募会员
   分会筹备处成立后,王完白按照总会的要求,推行捐款入会制度,向社会广泛征集会员。锡澄之役中,王完白为筹备救伤事业,急需发展会员,筹募资金。为此他亲手拟定了《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章程》,并刊发于1916年4月27日的《武进报》上。当年6月21日,该章程再次通过《兴华》杂志第13卷第24期上发出,详细规定了入会条件和本会坚持的宗旨与主要业务。这是目前为止,笔者所见最早的江苏地方分会章程,为了保存这一珍贵史料,现将全文抄录于下:
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章程
   第一章
   一、本分会名为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筹办处设于局前街福音医院。
   二、本分会所用旗帜袖章均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给发,本分会须尽力禁阻滥用。
   三、本分会须遵照总会章程办理。
   第二章
   一、本分会在会同各处分会协助总会按照一千八百六十四年各国会订之《日来弗条约》暨一千九百零六年七月六号中国在保和会签押之《陆战时救护病伤条约》(一名《日来弗红十字约》)办理。
   (甲)在战时应遵守本国海陆军部定章及临时军司令官命令协助医队救护病者伤者。
   (乙)在平时应筹募款项设立医院,造就医学人才,置办医务材料,并预备赈济水旱偏灾,防护疫癘及其他各项危害之用。
   第三章
   一、凡纳捐二十五元以上者均认为正会员(未满二十五元者,酌赠福音医院优待诊券,聊申谢意)
   二、凡纳捐洋二百元以上或募捐洋一千元以上,由本分会函请总会办事处议决,举为总会特别会员。
   三、凡独捐洋一千元以上或募捐洋五千元以上,由本分函请总会办事处议决,举为总会名誉会员。
   四、本分会会员中有犯刑事案或其作事有违本分会章程者,本分会得褫夺其会员资格。
   五、凡分会会员出会,无论告退、被退,所收入会费概不发还。
   六、凡本分会所收会员会费,至少应将一半之数,按季汇交总会办事处。
   以上章程系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所订,俟会员满三十人时即开成立大会,选举职员,同理会务。会所常州局前街福音医院,电话一百五十号。
                               六月廿一日
                 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筹办处王完白启
   为了更加有效地筹募资金,王完白还连续多日在《武进报》上刊发《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筹办处入会简章》,简章的主要内容为:“捐洋在二十五元以上即由总会举为正会员,二百元以上特别会员,一千元以上名誉会员,皆有徽章凭照(未满二十五元者谨赠优待诊券)。” [⑦]这一招果然很奏效,第一个积极响应的是武进县立女子师范学校校长任玄珠女士,接着就有省立第五中学校长童伯章、教员黄颂林、武进县知事翁志吾,常州本地士绅汪世铨、汪葆钧、龚瑞蓂、沈漱六、贺杏村等人缴纳会费,成为常州分会的第一批红十字会会员,其中翁知事捐款达50元,其余均为25元。
   1920年10月,王完白发出《常州红十字分会筹备处紧要启事》:“按照红十字会章当地欲设分会,须集会员三十人以上之志愿书寄由总会核准。本筹备处前因常地会员未满定额,迄未正式成立分会。兹查先后入会者已逾三十人,自应将正式分会早日组成,以立永久慈善机关。现由本筹备处拟就志愿书稿,凡我同会诸君(无论在何处入会,凡籍隶武进者均可)务请于双十节以前驾临局前街福音医院签名盖章,以便寄呈总会核准,事关公益,至为企盼。常州分会筹备处理事长王完白谨启。” [⑧]也就是说此时分会的会员人数已经达到了30人以上。至1921年初,筹备处共征得正式会员36人,超过组织分会的法定人数,于是请求总会批准成立正式分会,经总会汪大燮(字伯唐)会长呈报陆军海军内务各部及江苏省长官备案保护,获准成立永久慈善机构——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当年1月,总会发给分会图记。2月21日(正月十四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在福音医院召开成立大会,并选出首任会长屠寄,理事长王完白,理事董伯章,资产委员龚承祖,议事员恽宝骏等12人,当选者均为地方知名且热爱公益人士,自此分会筹备处圆满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四、参与赈灾工作
   除参与救护,征募会员外,分会还开展力所能及的募捐活动,参与赈灾工作。王完白在《十年之回顾》中写到:“如丙辰京直水灾,庚申北省旱荒,或捐募赈款,或出发救护,均曾稍尽绵力。”[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因为记忆错误“京直水灾”不是发生在1916年,而是发生在1917年夏秋之际。当时北京、河北等地发生严重水灾,常州分会筹备处代募赈灾款。劝募书说:“顺直水灾,异常重大,为百年所未有。各埠团体及慈善士女,或慷慨解囊,或热心筹募,莫不踊跃从事。红十字会尤竭诚赞助,不遗余力。如开会筹款,调查灾区,散放衣食,掩埋尸骸等,均引为己任。兹闻吾常局前街福音医院内之红十字分会,因吾常素号繁富,当不乏大慈善家乐为捐助,惟吾常地无收款机关,故该分会愿效收解之劳。如捐洋在二十五元以上者,由总会推为红十字会终身会员云。” [⑩]这次劝募从当年10月持续到次年1月,从残存的史料看已经累计募捐到善款111元零12角了。
   1919年夏,长江流域发生水灾,分会再次发出劝募倡议,不少人纷纷响应,现存一条《分会谨谢》:“各省天灾人祸相继而来,救济事业无时或歇,本分会特常年代收捐款,汇交总会,稍尽天职。兹承临江会馆罗国祥君急公好义,慨捐银洋二十五元正,除汇交上海总会并推罗君为红十字会正会员外,谨登报征信,奉扬仁风。” [11]
   1920年,华北发生最重旱灾,赤地千里。常州分会筹备处再次进行劝募:“今岁北方大荒,据西报所载:灾区之广达百万方里,灾民之众至三千五百万人。灾情严重,为从所未有。现方由中外各埠尽力筹捐,以救灾黎。吾常不乏大慈善家,乐捐之心,当不落人后。敝分会爰按会章中救恤兵灾之旨,愿任代解之劳,捐无巨细,均当登报征信。凡捐数在二十五元以上者,请总会推为红十字会终身会员,特赠庄严华美之徽章凭照,并将台衔分呈政府及万国红十字会,以表敬仰。未满二十五元者,由福音医院谨赠优待诊券,聊尽微意。故赈款之经由红十字会转放者,既可使灾黎必受实惠,无意中复得无上荣誉,尚希各界热心君子,本人类互助之义,慷慨捐助,至深盼祷。”[12]王完白甚至为灾民大声疾呼:“我们生在南方福地,应该省点银钱,去救他们的命。银钱本是身外之物,俗语说的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我们若用他来做好事,得那精神上的快乐,倒是享的真福。比藏在银箱或留与子孙,还稳当千万倍呢。大家快来,不要失却这救命的机会!” [13]这次的劝募成绩不错,仅正会员就多达6人。由王完白先生主持开展的这三次成功的赈灾劝募为分会的早日成立奠定了群众基础和物资基础,也为以后开展更大规模的募捐活动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总之,自1914年至1921年,常州分会筹备处热心公益,身先士卒,致力于地方红十字事业的发展,这也决定了常州的红十字运动有着独特的资源和先天的优势,作为慈善之城、爱心之城的常州,拥有这么一段宝贵的历史财富,值得珍视和传颂,更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
(作者单位:常州市红十字会)



[①]王完白:《十年之回顾》,《兴华》第20卷(1923年)第12期,第22页。
[②]王完白:《十年之回顾》,《兴华》第20卷(1923年)第12期,第23页。
[③]王完白:《十年之回顾》,《兴华》第20卷(1923年)第12期,第23页。
[④]《红十字会分会之扩充》,《武进报》1916年4月27日。
[⑤]《妇孺留养院之办法》,《武进报》1916年5月1日、5月2日。
[⑥]《红十字会之思患预防》,《申报》1916年4月28日。
[⑦]王完白:《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筹办处入会简章》,《武进报》1923年4月29日。
[⑧]王完白:《常州红十字分会筹备处紧要启事》,《晨钟报》1920年10月21日。
[⑨]王完白:《十年之回顾》,《兴华》第20卷(1923年)第12期,第23页。
[⑩]王完白:《红十字分会代募水灾赈捐》,《武进报》1917年10月17日。
[11]王完白:《中国红十字会常州分会谨谢》,《晨钟报》1919年10月1日。
[12]王完白:《常州红十字分会代募北方赈捐》,《晨钟报》1920年10月21日。
[13]王完白:《救命》,《商报》1921年1月7日。
 
 
 
历史记忆:中国红十字运动的苏州实践
——以《吴语》为中心
李欣栩
 
   红十字运动是近代中国社会发展中不可忽视的力量。近年来,相关研究层出不穷。笔者在借鉴已有成果的同时,以苏州地方报纸《吴语》[1]为中心,探究中国红十字运动在苏州的实践。
一、吴县分会重建
   苏州红十字分会始建于1911年的辛亥革命。革命爆发后,战火殃及江苏南京,上海中国红十字会万国董事会立即组织救援,并在沪宁铁路沿线设立分会。苏州红十字分会由此诞生。但民国诞生之初的十余年,苏州地区红十字运动发展相对沉寂,这种局面到1924年才有所改变。
   1924年江浙战争爆发,苏州红十字运动在人道救援的呼声中再次兴起。据载:“民国九年七月十五日,吴县地方士绅请成立吴县红十字会,根据《中国红十字会通则》规定,需满红十字会会员三十人以上者得立红十字分会,分会未成立前应称红十字会筹备处。遵照这一规定于民国九年(1920)成立了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筹备处。至民国十三年九月份正式成立民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2] 1924年9月,吴县分会在张仲仁、宋铭勋等地方绅士倡导下得以重建,并把分会办事处设在“本城王废基公园图书馆”[3],负责苏州及毗邻战区的救护活动。
   同年9月吴县分会进行第一次议事员改选,据载“当日选出议事员廿四人后,即于次日先选正副议长。结果,宋绩成(铭勋)当选为正议长,季小松当选为副议长。遂公推宋议长主席,开会讨论选举理事人数问题。当经公决,除正会长一人副会长二人外,应另选理事长一人、理事四人、资产委员三人,迨通过后,即依次逐一选出。”[4]经选举,确定会长贝哉安,副会长潘子义、潘振霄,理事长钱梓楚,正副议事长为宋绩成、季小松。重建之后,17日吴县分会派副会长潘振霄、议事长宋铭勋前往上海,向中国红十字会总办事处汇报改选情况。
   吴县分会重建之后,在江浙战争及疫病防治中广泛开展人道救助活动。而这些活动的顺利展开,离不开经费的物质保障。
二、经费筹措
   吴县分会经费来源包括会员的会费、医院诊所收入、社会善士捐助等几方面。在会费方面,按照1922年中国红十字会会员大会的规定,不同会员会费不等,如规定普通会员须一次缴纳会费10元以上,学生会员须缴纳1元。[5]而医务费主要是号金、药费等,十分低廉。据载,在时疫救治期间,医院所发药物“每二十瓶收回成本洋一元”[6],施诊所取号金“每人只收铜元六枚”[7]。总的来说,会费和医务费收入数目都不大。而社会人士的捐助实为主要的经费来源。
   苏州地区向来有施徳行善的传统。近代苏州也出现了很多著名的大善士,例如费仲深、周渭石、陆仲英等。颜忍公先生曾登报启事[8]。为答谢亲友,又鉴于时疫盛行,于是将儿子周岁筵资洋100元移助红十字会,以表善心。
   借助《吴语》等大众传媒募捐,是吴县分会常用的筹款方式。江浙战争期间,吴县分会鉴于“当此军事倥偬,官应罗掘已穷,实苦无从补助,亟宜召集地方各界人士,妥筹永久经费,俾资应用”[9],再加上“收养伤兵数已逾千,近又经热心义务人员前往昆山及嘉太一带救济难民,日内即可到苏。举凡医药饮食以及护送掩埋等费开支浩繁,罗掘已穷”[10],于是恳求“各界诸大善士、淑媛名姝慷慨解囊,源源接济。”[11]类似情况,在《吴语》中摭拾即是。
   此外,红会还邀请社会团体或个人代为筹募。据载,1922年宁波发生水灾时,举行的筹赈游览会就是“既足引助雅兴亦所以乐襄善举”[12]。节目内容丰富多彩,带有很强的娱乐性,但为吴县分会募集款物提供了新的渠道。1927年“时疫医院因红分会经费无着,由地方热心人士组织临时经济委员会募款,设立预算。”[13]说明吴县分会有效动员各界人士,多方筹集善款的能力。
   捐赠款物也是公开透明。1924年至1927年间,当战事平靖、时疫消退后,吴县分会前后九次在《吴语》刊登鸣谢广告,公布社会各界人士所捐款物明细。这种做法既利于宣扬仁风,鼓励更多的人投身于慈善事业,也利于树立红十字会公开透明的形象,提高红十字会的公信力。
   善款流向,主要用于战争救护、灾害赈济、医疗卫生等方面。其中对江浙战争救护的顺利开展裨益良多。
三、江浙战争救护
   1924年9月,直系齐燮元、皖系卢永祥为争夺上海等地区兵戎相见,此即第一次江浙战争,又称“齐卢之战”。两军“相持于昆山至上海之间,该处已完全划入战线”[14]。战争发生一个月,“苏州上海交通断,嘉定浏河起狼烟……枪炮放得弗断连,好像过年放黄鞭”[15],战事激烈。北京政变后,卢永祥为苏皖宣抚使,引发1925年初第二次江浙战争。战争造成大量生命财产损失,难民、伤兵大批涌入苏州。例如,当浙军失利,嘉定失守时,“伤格伤,死格死,兵士死伤二千几,红十字会里,救匣来弗期,赛过猪猡猡,一车一车拖得……弃。”[16]在此过程中,总会总办事处及时开展人道救护,包括吴县分会在内的江浙地方分会也积极救援难民和伤兵。
   为应对战争带来的重大伤亡和救助难民,吴县分会采取如下措施:
   首先,建立妇孺收容所,接济周边难民。江浙战争爆发后,“被灾难民无计数……少吃无穿真难过,身浪亦是冷,肚皮亦是饿,上天天无门,入地地无路。”[17]为此,吴县分会在各界臂助下,建立多处收容所,收留来苏难民,“仅齐门外,一天收容难民达五百余人”[18]。在城区,“红会在草桥省立第二中学设临时妇孺收容所,专门收容城区的妇女儿童”[19]。在其他地区,如山塘一带,红会人员“发起组织妇孺收容所。主任为韩慕陶、张成琅等,职员为董朝麟、鲍翔云等,并定该所为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第八十二收容所。”[20]当时苏州有多处收容所,为妇孺难民提供救助。
   其次,设立临时医院和伤兵收容所,救治受伤士兵。江浙战争期间,虽然苏州受灾较轻,但在枪林弹雨下,“西园寺院巍巍巨刹,今亦作红会医院。”[21]苏州饭店也“将楼下房间暂由中国红十字会组织临时医院”[22]。为救护伤兵,“吴县伤兵收容所设在阊门外上津桥第五团团部,并另开有医药部……驻所医生,由更生医院邀请城内仓米巷西医赵膺生君担任。又派看护生二人,帮同包缠伤痕。”[23]红会不仅设收容所,还为之另开医药部,并派看护生协助医生工作,说明红会的救助活动细致周全。
   再次,成立救援队和掩埋队,做好资遣和防疫工作。随着战事的越演越烈,吴县分会逐渐构建起较为严密的组织和救护体系,有救援队和掩埋队之设。救援人员“分为三队:第一主任为李云生,第二主任为盛庭华,第三主任为范水□。近数日内,以事忙日夜不能安眠,辛苦异常。昨由该三队长面谒理事长,请仍照旧章,另派童子军协助,闻童子军方面业已允可矣。”[24]可见在战地救护过程中,红会不仅做好自身的救助工作,还寻求童子军协助,保证救护活动有序展开。同时,设立掩埋队,“收死尸,葬棺材”[25],防止瘟疫疾病发生。对于收容所难民,“分别资送回乡”[26],做好善后工作。
   此外,吴县分会还与总会总办事处及其他地方分会相互配合,合力开展救护。据载,战争期间,苏沪水陆交通中断,吴县分会特与总会总办事处接洽,“雇用轮船派队护送居民避往上海”[27],并运送日用品,保障居民的基本生活。协助江西九江分会“在阊门外设立伤兵医院,组织救护队”[28]。密切合作,不仅有助于推动苏州红十字运动的深入,同时也利于中国红十字会组织在地方上的共同发展。
四、疫病防治
   “大兵之后,必有凶年”。江浙战争不仅造成人口的死亡,而且难民云集,极易发生疫病。1925年夏季,“苏州各城……镇,发现霍乱虎烈军,其势来得真凶勇,碰着无不小性命,前敌先锋将,就是瘟将军,一路冲下来,如入无人境。”[29]到1927年,“连日秋热,酷烈异常,本城霍乱之传染,亦猖獗异常,其来势之迅速与危险,已不减去岁之剧烈状况,且所患多系干霍乱。其病发觉至死,不过三四小时。”[30]疫疠蔓延,人心惶惶。
   面对江浙战争后来势汹汹的疫疠,吴县分会从容应对,采取如下防治措施:
   其一,分队设点,对抗疫情。虎疫发生后,“红会十字军,信息得来早,先事才端正,分兵六大队,扎在六城门”,其中“第一路在天赐庄,美国老将柏乐文,第二路在四摆渡,小辈英雄惠更生,第三路司令,阊门林苏民,第四路是余生佳,第五路是陈鲁珍,第六路是徐维达”,各队齐心协力,“用注射药水针,以备虎军杀进……城”[31],层层设防,严加管控。
   其二,建立医院,延聘名医。1925年夏季时疫发生后,吴县分会“特设临时时疫医院两处:一在城内旧学前平江书院,一在城外钱万里桥更生医院附近铁房子内。”另以阊门外省立医院、燕家巷县立医院、天赐庄博习医院、齐门外福音医院、阊门外铁香炉苏民医院、张广桥下塘持德医院为“分院”。[32]居民到这些医院“就诊七千余人,留院治疗者达五百余人之多”[33]。1926年,吴县分会聘请上海宝隆医院名医方嘉谟来苏,救治疫病患者[34]。1927年,吴县分会“仍循旧例开办,分中西两部:中医特聘名医王廉钦、任松孙、费石嵚、洪次青等担任;西医延请松陵医院林应璧。”[35]吴县分会设立临时时疫医院,延聘名医,保证了时疫救治活动的顺利展开。
   其三,多措并举,施诊送药。春秋布种牛痘,夏秋施诊给药,是吴县分会防治疫病的“常态”。如1927年,吴县分会开办的第一临时医院鉴于市面上医药水质量无法保证而价格昂贵的状况,发表声明,“依照德国最新方法拟定新方,配置痧药水……各市、各乡、各机关可以视其需要之多少委托代制,而资普及……另行提出五千瓶赠送各界。”[36]同时,呼吁市民“虽一息仅存以至最后五分钟之危境,亦必为之设法救治……即他处拒绝,幸勿即认为绝望,亦不妨送院一试。”[37]随着疫情的发展,第二临时时疫医院应时而设,“专治轻、重霍乱痧症,与第一医院一律办理。”[38]两时疫医院相继开诊,施诊送药,大大提高时疫救治的效率。
   其四,宣传防疫知识,防治结合。1927年,北寺红会时疫医院防疫宣传队曾登报称:“近数日,本城东区第四分所辖境张香桥一带发现剧烈之真性霍乱。敝队前往宣传时,经调查所知,二日内不及救治而死者已四五人,送至敝医院求治亦有三四人。推厥原因,其传染之速均由于饮料不洁及苍蝇群集之故而市民复不知自防。若不设法扑灭,不但该处一带市民生命可危,势将蔓延及于全城。除由敝医院函请公安局严行取缔该处一带水灶混用不洁河水及设法严防外,请该处市民从速起而自谋扑灭,并严守敝队所发各种防疫规则或来院注射防疫针。”同时,向市民介绍预防方法:“(一)附近河内之生水,于洗涤碗盏及煮物,千万不可使用;(二)一切饮食物,临食概须煮熟;(三)扑灭苍蝇;(四)服侍病人之人,临食必须将碗盏沸水泡过及洗手洁净;(五)稍有病状嫌疑,即至医院求治;(六)水灶之水,必须见其确曾煮沸者方可饮用。”[39]为防止霍乱波及全城,红会时疫医院“于苏地城厢内外各处,宣传防疫必要方法,并散发传单痧药,以期使社会人士咸知自动防疫。”[40]广泛宣传,有助于养成市民良好的卫生习惯,遏制疫情的蔓延。
   其五,与其它市政机关协作,合力应对。据载,1926年7月,因时疫方兴未艾,吴县参议会、农会、教育会、市民公益事务所等团体组成卫生处,以红十字会为主,增设第三时疫医院[41]。1927年,随着时疫的发展,红会时疫医院及苏州卫生会共同向公安局及市政筹备处致函,建议“从速谋设第三医院,容纳病人及扩大宣传,从事扑灭。或依照去年成例,召集地方人士共谋救济之方。事机急迫,民命堪危,务请立予施行。”并“请公安局、市政筹办处函请华严医院收受患疫病人,协助救济;由市政筹备处、公安局、苏州卫生会、第一医院防疫宣传队,组织联合防疫宣传队,并请公安局于卫生捐项下,及市政筹备处,指拨经费;请公安局市政筹办处两卫生科合作,沿道路取缔饮料及种种不洁食品。”[42]吴县分会鉴于疫情严峻,病患增多,与苏州卫生会合作,寻求公安局、市政筹备处支持,谋求救治方法,保证了疫病防治工作的有效进行。
   综上所述,吴县分会重建后,在总会总办事处指导下,积极开展战争救护、疫病防治等活动。作为中国红十字运动在近代苏州的实践,它充分发挥《吴语》“广而告之”的作用,及时对社会各界公开其经费筹措、救援工作的执行情况。从经费上说,吴县分会每次所筹经费都一笔笔清楚地记录在案,最后公开征信。对于每年、每阶段经费使用情况也都公之于众。公开透明之举,使吴县分会赢得了社会大众的支持与信任,吸引更多的人投身于人道公益事业。从战争救护方面看,吴县分会积极有效的救护成效既得益于中国红十字运动的实践经验,更源于吴县分会较为完善的救助机制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援与配合,彰显了“博爱”、“恤兵”的人道宗旨。从疫病救治方面看,吴县分会防治结合,中西兼用,在鼓励注射疫苗、研究推广药物、宣传防治常识上都有切实可行的措施,起到积极的社会效果。最后,吴县分会利用报纸发布公告的做法,提升了红十字会的社会公信力,对今天红十字会建设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社会学院)


[1] 《吴语》是1916年马飞黄(又名马千里)创办的“社会通俗日刊”,在读者中具有广泛影响。1928年更名为《吴县日报》,原来的报名作为副刊名。抗战爆发后,日军入侵并烧毁报馆,该报停刊。
[2]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补遗》,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21辑。
[3]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紧要启事》,《吴语》1924年9月30日。
[4] 《改选后之吴县红会》,《吴语》1924年9月17日。
[5] 《中国红十字会修正章程》(1922年6月25日修正),《中国红十字会历史资料选编(1904-1949)》,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30页。
[6]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第一临时时疫医院代制及赠送痧药水》,《吴语》1927年7月25日。
[7]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紧要启事》,《吴语》1925年8月19日。
[8] 《颜忍公启事》,《吴语》1926年8月29日。
[9] 《昨日县署会议红会筹费》,《吴语》1924年9月22日。
[10]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紧要启事》,《吴语》1924年9月30日。
[11]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紧要启事》,《吴语》1924年9月30日。
[12] 《浙东宁波水灾筹赈游览会露布》,《吴语》1922年12月6日。
[13]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第一第二时疫医院劝募经费启事》,《吴语》1927年8月28日。
[14] 《昆山上海间战线调查》,《吴语》1924年9月11日。
[15] 《战事新苏滩》,《吴语》1924年9月11日。
[16] 老苏州:《战事新苏滩(六)》,《吴语》1924年9月16日。
[17] 《时事新苏滩》,《吴语》1924年11月10日。
[18]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会》,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9辑。
[19]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会》,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9辑。
[20] 《山塘亦设立妇孺收容所》,《吴语》1924年9月8日。
[21] 江南浪蝶:《平岩徒步记》,《吴语》1924年9月30日。
[22] 《苏州饭店启事》,《吴语》1924年9月10日。
[23] 《伤兵收容所之近讯》,《吴语》1924年9月25日。
[24] 《红会救护队之勤劳》,《吴语》1924年9月18日。
[25] 老苏州:《时事新苏滩》,《吴语》1924年10月17日。
[26] 老苏州:《时事新苏滩》,《吴语》1924年10月28日。
[27]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紧要通告》,《吴语》1925年2月2日。
[28]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会》,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9辑。
[29] 《虎疫入境》,《吴语》1925年8月15日。
[30] 《绝命霍乱来了》,《吴语》1927年8月27日。
[31] 《虎疫入境》,《吴语》1925年8月15日。
[32]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临时时疫医院通告》,《吴语》1925年8月13日。
[33]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会》,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9辑。
[34] 《介绍名医德医方嘉谟》,《吴语》1926年1月6日。
[35] 《吴江红分会施诊给药》,《吴语》1927年7月29日。
[36]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第一临时时疫医院代制及赠送痧药水》,《吴语》1927年7月25日。
[37] 《红会第一第二时疫医院敬告市民之传染时疫险症者》,《吴语》1927年9月4日。
[38] 《中国红十字会吴县分会第二临时时疫医院开幕通告》,《吴语》1927年7月28日。
[39] 《警告东区市民》,《吴语》1927年8月21日。
[40] 《防疫声中之宣传工作》,《吴语》1927年9月10日。
[41] 虞立安:《民国时期的苏州红十字会》,载《苏州史志资料选辑》第9辑。
[42] 《时疫医院有人满之患》,《吴语》1927年8月31日。
 365Key 新浪ViVi 搜狐狐摘 和讯网摘 天极网摘 POCO网摘 igooi-it网摘 亿友响享 博采 打印 】【 收藏 】【 推荐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暂无  ·暂无
[工作研究]
目录
[历史研究]
[理论园地]
[调研报告]
 评一评
正在读取…
  笔名:
  评论: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
Copyright ©2005-2006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Powered By:EliteArticle System Version 2.20
网站备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