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http://www.hszyj.net/
友情支持:同程旅游 
[历史研究]栏目 << [人物专访]栏目 | [图书评论]栏目 >> 
 发布日期:2011-3-30 20:38:38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  评论:[ 字体:   
 
“战地天使”—— 克拉拉·巴顿
王宁宁
 
    克拉拉·巴顿是美国红十字会创始人,但她也被称为“战地天使”。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战争爆发后,克拉拉·巴顿(Clara Barton)毅然辞去在美国专利局的工作,加入到内战的救护工作中:她为士兵筹集必需品、改革战时医院、到前线参加医疗救护,战争结束后,还负责寻找失踪军人,内战救援是克拉拉·巴顿人道主义精神的成功实践。她的忘我和无私奉献精神受到了士兵的崇敬和爱戴,人们称其为“战地天使”,她在内战战场上的英勇表现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巴顿的行为重塑了美国女性形象,使社会对护士职业和女性的社会作用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克拉拉·巴顿不仅在内战中表现出色,她在妇女还没有拥有选举权的时代,就依靠自己的力量建立了令整个国家受惠的美国红十字会;她是个充满同情心的女性,善良、有勇气,其参与的国内外救援次数数量惊人。“在19世纪的美国历史上可能没有一个女性能像她那样与众不同,她不像其他妇女只是在教育改革或者是女性选举权方面有所贡献。”[1]她是一位平等主义者、美国第一位妇女外交官、美国著名的人道主义者,其一生都致力于人道主义事业,她是美国两个多世纪以来在慈善事业领域居于首位的人。
    1860年11月,共和党人林肯当选为美国第16任总统,由于他“为争取自由和废除奴隶制而斗争”的政治主张,因此这个选举结果引发了南部蓄奴州的强烈不满,他们采取了激进措施,南方舆论抨击这一选举结果,认为这是在向南方所有蓄奴州挑战,他们害怕联邦废除奴隶制,由此进一步激化了南北方之间的矛盾。从12月开始,南卡来罗纳州、密西西比等11个州(其中4个州是在萨姆特堡战役后退出的)相继退出联邦,并成立了“自由联邦”。“在1861年3月4日林肯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前两周,杰弗逊·戴维斯宣誓就任一个新生共和国的总统,这个共和国从南卡拉罗纳州一直延伸到德克萨斯。”[2]战争已经不可避免。4月12日,南部联邦的军队攻击了政府的一个要塞——萨姆特堡,南北战争爆发了。
    内战爆发后,华盛顿成了北部军队的中心。此时的克拉拉·巴顿正在美国专利局工作,该局是政府部门中很少雇佣女性的部门之一,她负责记录美国保密的创造和发明事项。克拉拉在一年之内就得到了提升,工资开始和同部门的其他男性一样高,一年有1,400美元的薪酬,这让那些男性很愤怒,认为女性不应该与他们有同种待遇。“在19世纪50年代,女性在薪酬方面遭受不公平待遇,女教师一年有250美元,女店员每年只有156美元,然而做同样工作的男性要多两到三倍。”[3]由此可见,克拉拉的工作表现非常出色。
    当克拉拉得知来自家乡的部队驻扎在参议院时,立即赶去那里。她发现一些士兵受伤了,他们在穿越马里兰州的路上遭遇南方军队的袭击。这些士兵不但要忍受饥饿的痛苦,还要遭受伤痛的折磨。在这里她照顾、安慰伤员、给他们准备食物,同时决定立刻辞去在专利公司平安舒适的工作,到战场上去做一名战地护士,救护更多的士兵。她鼓足勇气来到战时秘书处,请求到前线去当护士,秘书处负责人拒绝了她的请求。“在欧洲,佛罗伦斯·南丁格尔通过不懈的努力为战地女护士争得了宝贵的一席之地;然而在美国,女护士只能在医院里而不能在战场上工作,因为美国人认为女护士在战地服务不成体统。”[4]这使克拉拉倍感失落,但是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她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救护更多的士兵。
    由于无法进入战地工作,克拉拉开始去华盛顿郊区的阿莫里医院(Armory Hospital)照顾病人,虽说该医院相对于19世纪60年代医院来说还是不错的,但它的卫生条件和卫生保健质量依然是不够的。为了救护更多的病人,医院在稍大的病房里摆满了床铺,以至于一些病人因受其他病人的感染死掉。这里没有浴室,食物很不卫生,连床单的清洗次数也非常有限。巴顿女士定期去医院照顾护理病人,给他们带去马铃薯、水果、果酱等食物,并动员医院改善食物质量,加强他们的营养;她组织伤病员家属为伤员清洗衣物,改善了士兵们的卫生条件;为他们读书,帮他们给家里写信等等。由于克拉拉的努力,医院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去战地医院的请求仍未被批准。
    1861年7月,内战期间的其中一场重要战役——第一次布尔溪战役打响。“南部联邦军队声势浩大,有士兵80,000人。经过几天的奋战后,北方军队撤退到了华盛顿。”[5]伤员躺在地上,忍受着口渴、中暑和饥饿的痛苦,在战场上没有医疗护理,医院在几英里之外,他们缺少帐篷、药物等等,而且也没有足够多的救护车运送伤员。克拉拉得知这一情况后,开始筹集食物、绷带、药物和衣服。她用自己的钱去购买了一些,但这些也只是杯水车薪。在克拉拉看来,医疗救护和必需品在战争中和武器一样重要,为此她给家里和朋友写信求助,并到处演讲宣传请求民众捐助必需品,并在报纸上声明一定会把这些物品送到士兵手中。她还建立了专门的捐助中心,人们可以把捐助物品送到那里。她冒着生命危险,驾着马车,把这些必需品及时的送到士兵们手中。这些必需品的及时提供,让战地医院有足够的药品治疗伤员,士兵们也避免了挨饿受冻的悲惨遭遇。
    通过这样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工作,她的行动得到了军队的赏识,军方允许她进入战地护理伤员。1862年9月17日,南北双方在马里兰州展开了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战斗之一——安铁顿战役,克拉拉·巴顿满怀热情到达战场,但是她的到来并没有受到欢迎,而是遭到军官和士兵们的冷遇与歧视,在她起初开展护理工作时,遇到了种种人为的刁难,这些人还不太习惯女子出现在战场上。“在战争之初,护士们都是男人,没有人想要女人做护士。他们认为女性太虚弱太敏感,不能照顾受伤的士兵,女护士也不被信任。”[6]何况战地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士兵们腹泻、营养不良、身体生虱子,男人们几乎都没办法在这种条件下活下去,更何况是女人。巴顿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仍旧坚持自己救死扶伤的决心,积极照顾伤员。她的精心护理为大批的伤病员减轻了战争带来的痛苦,那些曾经被巴顿照顾过的伤员觉得克拉拉非常的出色,在照顾伤员的过程中,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但她依然无所畏惧。
    克拉拉不仅是在安铁顿战役中表现出色,在安蒂特姆战役和弗雷德里克斯堡之役等战役中,都表现出了忘我的牺牲精神。她不仅为士兵们筹集救援物资,护理伤病员,还依照阵亡士兵的临终嘱托,把这些士兵的遗物带给家人。她照顾了无数的战士,在战场和临时医院间抢救、护理伤员,长期和大夫们一起日夜紧张地工作,甚至还为士兵做过手术。“巴顿在内战期间参与了16场战役的救护工作。”[7]早在1862年12月12日,纽约时报就刊登了题为“克拉拉·巴顿——美国的佛罗伦斯·南丁格尔”的文章。她表现出的无私奉献和刚毅忘我的精神,使不少士兵感动得流泪,他们爱戴她,人民钦敬她。由于她的出色表现,1864年夏,她被任命为北部军队护理部门的负责人。翌年春季,这场可怕的战争才告结束。
    战争结束后,克拉拉接受了另外一个重要任务,林肯总统指派她负责寻找失踪军人。据战后统计“至少有143,155个不明身份的坟墓和44,000个死者没有被记录下来。”[8]她不顾自己健康状况的每况愈下,积极奔波走访于各地。“她还建立了失踪人员记录局,雇佣了几个助手,详细的记录死亡名单,整理来自各方的资料,所有的这些费用都是她一力承担,由于她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国会后来给她拨款15000美元做为补偿。”[9]克拉拉果然不负重望,短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两万名失踪人员,在寻找失踪军人工作的过程中,她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已亡士兵家人失去亲人的痛苦,这让克拉拉·巴顿更加痛恨战争,她四处游说,绘声绘色地宣讲亲身经历的残酷事实,热切地劝诫人们拒绝战争,爱好和平。克拉拉的演说很具有感染力,听众都被她具有说服力和充满同情心的演讲折服,她的观点被广大听众所接受,她成为了优秀的演说家,名声大振。然而,她再次失声,同时由于长时间的繁重工作,克拉拉·巴顿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医生建议她去欧洲长时间休养。
     克拉拉·巴顿参与内战救援与其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1821年,克拉拉·巴顿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农民家庭,“她的名字克拉里莎·巴顿(Clarissa Harlowe Barton),是以塞缪尔·理查森小说里的时尚浪漫的女英雄命名的。”[10]“她的祖先可以追溯到英格兰兰开夏的巴顿庄园主。从欧洲的玫瑰战争开始,红色就是巴顿家族族徽的颜色——象征着献身”。[11]她的父亲曾参加过战争,他经常把自己在那场艰苦卓绝的战争里的经历讲给孩子们听,小克拉拉为父亲在战争中的献身精神所感动。克拉拉认为父亲是最伟大的英雄,正是在父亲的循循善诱和感染下,她立志成为与父亲一样对国家有所贡献的人。
    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小克拉拉一直很有爱心,她的哥哥摔伤了腿,她主动担起照顾哥哥的重任,她的家人惊奇的发现,这个胆小、害羞的孩子竟然有优秀护士的素质。护理哥哥的工作结束后,克拉拉开始通过多种方式帮助别人,她为北牛津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辅导学习,建议她的父亲给予这些家庭金钱上的帮助。不久,她家附近有人患上天花,许多人害病垂危,无人照料。她和邻居的小姑娘一起给这些病人提供护理,直到自己也染上重病,她安慰和照顾病人,给那些生病的人提供食物,克拉拉的护理和帮助是及时有效的,她的耐劳和温存,很使人感动。“她开始日益从减轻病人痛苦和为别人服务中得到快乐和满足,希望帮助别人改善困境,并以此为自己的目标。”[12]
    克拉拉18岁开始在一所小学里做老师,30岁时,巴顿申请了纽约州的克林顿学院,她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进入大学学习。1852年,克拉拉完成为期九个月的高等教育后,应朋友之邀来到新泽西州的波登镇,她发现镇上到处都是闲逛悠闲的孩子,他们无所事事,惹是生非,扰乱了社会治安,带来了一些社会和道德问题,克拉拉顶着各方压力成功开办了免费学校,她以其独特的教育方式和教学能力,赢得了孩子们的称赞与尊重。免费学校的创办是克拉拉·巴顿人道主义思想的初步实践,此次实践让克拉拉有了第一次独立的管理经验,为其后的内战救援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正是由于巴顿的家庭环境及其经历,促使她参与战地救援,并成为了内战期间的“战地天使”。
    战争的爆发以及内战期间克拉拉从事的人道主义救援活动对护士职业的发展、妇女地位的转变和其后克拉拉接触到国际红十字会的影响不可小觑。
    首先,内战使护理职业得到了充分的发展。19世纪60年代,护士还不是一种专门的职业,而且还受传统文化的束缚,从事该职业的必须是三十岁以上、容貌平常的女性。在内战初期,女性并不允许进入战地救护,女性依然被定义为弱者,无法承担此重任。克拉拉通过不懈努力,成为了战地护理人员,在她的影响下,军方开始允许女性进入战地护理受伤士兵,但是护理人员的标准依然被严格的执行着。“1862年,战争白热化的火焰终于烧毁了这根传统绳索,不仅落后的南方正式承认女护士,而且南北方对女护士的各种限制都无声地消失,妇女天赋价值在战争中充分体现出来。”[13]正是由于这场战争,护士职业再也不是社会地位极低的工作,该职业毋庸置疑得到了社会的认可,护理人员受到了人们的尊重。
    其次,内战的爆发和女性从事战时护理对使女性开始了觉醒的过程。以克拉拉·巴顿为首的战时护理人员在战争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成功的推动了战争的发展。克拉拉的行为鼓舞和带动了其他妇女从事护士职业,这些护理人员尽职尽责的护理伤员,她们在战场上的贡献使女性的社会价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女性在参与救护的过程中重新找回了自我,走出了传统,正是由于这场战争的爆发使女性有机会参与到社会生产、经济生活等领域,开始了女性觉醒的新时期。那些得到护士们尽心照顾的伤员和士兵开始认同和尊重女性;社会也开始打破传统文化对于女性的定位,开始对女性刮目相看;女性自身在战争中也磨练了坚强的意志,她们不再依附于男性,而是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开始自我觉醒,开始了自我塑造的历程,开始想要争取在社会地位上的提高。克拉拉对此做了这样的论述:“要不是战争促进了美国妇女地位的提高,她们也许比当时还要落后五十年。”[14]正是由于克拉拉·巴顿的榜样作用和无私的博爱精神,促进了一部分女性自我价值的实现和女性形象的重塑。
    第三,内战时期的护理工作对克拉拉其后成立美国红十字会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这是克拉拉·巴顿第一次参与战争救护,在救援过程中,她亲眼目睹了受伤士兵的痛苦和尸横遍野的惨状,这让立志于为民众服务的克拉拉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从事人道主义事业的必要性。1968年,克拉拉去瑞士疗养期间接触到了国际红十字会,当她了解到1864年成立的这个国际组织唯一的人道主义使命是救护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受难者,保护其生命和尊严,在武装冲突中领导和协调“运动”的国际救援活动时,她激动不已,在内战中的经历让她更加明白战争的残酷性,这让一直热心于人道主义事业的她决心努力让自己的国家成立红十字会,为更多的人提供援助。另一方面,克拉拉在这次救护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战争救援经验、磨练了坚强的意志,这为她在美国红十字会建立后指导和参与战争救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作者系苏州大学社会学院研究生)


[1] David H. Burton, Clara Barton: in the Service of Humanit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Greenwood Press, 1903, p1.
[2] [美]乔弗里·瓦德:《美国内战》(王聪译),华夏出版社2009年版,第62页。
[3] Barbara A.Somervill,Clara Barton:Founder of the American Red Cros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ompass Point Books, 2007, p.31.
[4] 王小琳编译:《美国“战地天使”克拉拉·巴顿》,《世界文化2008年第8期
[5] Barbara A.Somervill,Clara Barton:Founder of the American Red Cross.p35.
[6] Barbara A.Somervill,Clara Barton:Founder of the American Red Cross.p38.
[7] Mary R. Parkman, Heroines of Service.p78.
[8] Fishwick MW,Illustrious Americans:Clara Barton. Morristown, NJ:Silver Burdett Co.,1966,pp141-142.
[9] Sarah Knowles Bolton, Successful Women.Boston:D Lothrop Company, 1888.p212.
[10] Elizabeth Brown Pryor, Clara Barton: Professional Angel. Pennsylvania: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1987,p3.
[11] 高芳英:《克拉拉·巴顿与美国红十字会的创立》,《红十字运动研究》2010年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12] Elizabeth Brown Pryor, Clara Barton: Professional Angel .p17.
[13] 王玉芝:《战争重塑女性——南北战争对美国社会性别的影响》,《学术探索》1999年第6期。
[14] 转引自[美]J·布卢姆等:《美国的历程》上册(杨国标等译),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593页。
 
美国红十字会的缘起
许晶晶
 
    摘要:美国红十字会的成立有其特殊的历史渊源,首先表现为受欧洲影响巨大。而在其具体的成立过程中,南丁格尔和克拉拉·巴顿的努力又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两者确立的红十字会指导思想和运行方式,对美国红十字会此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使得美国红十字会展现出其独有的特色。
    关键词:美国红十字会;源起;南丁格尔;克拉拉·巴顿
 
    红十字会的建立与战争密不可分,可以说正是战争催生了红十字会的成立[1]。正所谓“夫兵凶器,战危事也。两军接仗,枪炮交加之余,死者、伤者充盈沟壑。当其时,苟无人焉为之救护调治而任其疮痍遍体、呻吟呼号,天下惨酷之事,孰有过于是哉?红十字会之组织,即以此故。”[2]对国际红十字会来说如此,对美国红十字会亦然。因此叙述美国红十字会的缘起,我们不得不把目光首先投向战争以及战争中的救护活动。
    “与美国其他方面的精神资源、典章制度一样,美国公益事业的思想传统追根溯源也来自欧洲”[3],美国红十字会的精神资源也必须追溯到欧洲。在中世纪,骑士慈善团(Knights Hospitallers)下属的女性分支机构可以说是最早的红十字会性质的团体,她们广泛开展了护理和救济工作。而她们的实践和理念很可能影响了西班牙的伊莎贝拉女王,她是有记载的第一位热切关注士兵卫生和健康护理的女王。[4]而“照顾伤病员确切地说始于十字军东征,当然,那时候这仅仅处于道德上的义务,而没有形成严密的组织。”[5]受中世纪狂热的宗教氛围影响,这一时期的类红十字会组织体现出强烈的宗教特性,其工作只是一些简单的医疗护理和战争救济,也没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总体而言,这些组织的工作可以认为是欧洲原有的宗教慈善传统在战争中的延续,与现代意义上的红十字会组织相差较远。
    1813年,普鲁士与俄国签订了共同对法作战的条约,第六次反法同盟形成。在与法国进行的战争中,德国(普鲁士)妇女第一次组织了现代意义上的由志愿者组成的战争救济组织。而在拿破仑的军队中,也有圣文森特·德·保罗(St.Vincent de Paul)下属的姐妹慈善团(the Sisters of Charity),她们是历史上第一批由受训护士组成并且经过官方批准的战争救护团体。[6]
    此后,南丁格尔可以称得上是一位继往开来者。自1858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后,她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在战争期间,她开创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其中的许多内容被以后的国际红十字会吸收和发展。她首先致力于创建紧急护理服务,为此她开设了一家综合公司(mixed company)。起初她招收了40名妇女,其中有些原来是宗教护理姐妹团(Sisters of Religious Nursing Orders)的成员,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南丁格尔已经开始了组织合并和淡化宗教色彩的努力,这对后来美国红十字会的建立和发展影响深远。另一些成员虽然没有受过现代的护理教育,但是在老式的学校里经过了简单的护理培训,并且经验丰富。总体而言,南丁格尔女士麾下有大约200名护士,相对于一战中成千名护士而言,她们的人数显得太少,但是其历史意义不可否认,并且这在当时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美国红十字会的发展历程中,南北战争值得大书特书。一战结束后,有人问一位曾在南北战争中服务过的全国知名女性,这两场战争民众参与方式上的差异时,她回答说:“差异就存在于护理工作。”[7]当战争爆发的时候,美国政府并没有培训护士进行护理工作的计划,国际红十字会也还没有成立。因此,美国的民间组织行动起来了,在纽约柯柏联盟学院举行的一系列会议之后,美国卫生委员会于1861年4月26日成立,当时被称为妇女救济委员会(the Ladies’ Relief Committee)。创立人是伊莉莎白·布莱克韦尔。纽约本地的团体取名妇女中央救济协会(Women’s Central Association of Relief)。实际上,在整个战争期间,这个协会都是卫生委员会下面最重要的分支机构。它的首席执行官是路易莎·李·斯凯勒,这个协会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设立一个局,专门负责护士的考核和注册工作”。
    由于当时政府对民间的志愿救助并不信任。因此,当妇女中央救济协会派了一个代表团赴华盛顿进行游说的时候,并没有取得效果,医生联合会(the Surgeon General)甚至明言不愿与之合作。与之相比,宗教姐妹团(religious Sisterhoods)是最早被政府接受的。这类组织众多,如姐妹慈善团(Sisters of Charity)、姐妹仁慈会(Sisters of Mercy)、圣文森特姐妹团(Sisters of St.Vincent)等。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当时的思路是:救济工作是属于宗教团体的,民间的自发力量在当时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
    但是,随着战争的进行,仅仅依靠宗教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政府不得不吸收社会力量。因此,救济和护理组织被分为两类:一种是政府指导下的组织化运行;另一种是自主行动,但是首先要获得政府的许可,然后才可能得到政府的帮助。在第一种方式中,多萝西L·迪克西(Dorothea L. Dix)于1861年6月被部长卡梅伦(Cameron)任命为女性护士部的管理人。而第二种方式中的代表是克拉拉·哈洛维·巴顿(Clara Harlowe Barton),几年后正是她创立了美国红十字会。
一名医生曾这样描述第二种类型的军方护士:“对于医院和战区的女性工作而言……这样的服务不会作为组织化的工作被记入历史。因为,人们做这些工作是由于个人的精力和朴素的想法,而这是独立于各种组织之外的。……她们在从事护理任务的时候往往离战地很近或者随军转移。这种类型的护士难以被政府承认。”[8]在内战中,从事这项工作的妇女约有2000人,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的名字和事迹被记载下来了。
    卫生委员会的女性在战争工作完成之后,受到工作经历的激励和鼓舞回到各自的家中。她们中的许多人随后投入到了国内医院和其他医疗机构的改革运动中。她们的经历告诉她们,训练有素的护士是多么紧缺。于是,再次通过南丁格尔女士的帮助和建议,纽约、波士顿和纽黑文三地同时于1873年分别在三所大的医院开办了培训护士的学校,这三所医院是:贝尔维尤医院、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和纽黑文医院。而小型的培训学校早已遍布美国,加拿大的各医院受到这一运动的鼓舞,也纷纷设立培训学校。
    南北战争结束后,巴顿一度待在国外。她研究了欧洲红十字会的护理和战争救济系统,“且于一千八百七十年普法战争之际,始见两军救护队,联袂共事,以救伤残,如一家人。每次交绥之后,即有白衣蔽身红十字遮袖之医士及救护妇,结队驰赴战线一带,以救枪弹所造之灾。此非如美国仅恃一二罕有经验之妇女以治全军之伤亡,乃由无数夙经训练之医士及看护妇,得政府之准许,而组织以成,且各有其专司之职务者也。巴顿于欧洲红十字会组织之完备、救护之敏捷,既赞美不置,且见南北战争时,美国诸女杰救护两方军人之精神,与红十字会之人道主义及中立主义,正不谋而合,遂决将是种组织,介绍于美国。”[9]
    这一经历对她冲击很大,因此回国之后她致力于在国内也建立这一系统。她强调志愿服务,这在以下条款(Articles)中有充分的体现:1、在平时,委员会和各下属单位应训练和指导义务服务的护士;2、在战时,他们(委员会和各下属机构)应灵活地调动和组织这些护士;3、委员会应派遣护士奔赴作战区域。
    1873年克拉拉返回美国,立即投入到筹建美国红十字会的活动中去。[10]巴顿费尽心思在哥伦比亚区成立了一个红十字会组织,叫做“美国红十字协会(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he Red Cross)”,巴顿任第一任会长。因为美国当时只有很少的军队,并且致力于不介入战争,所以人们认为一个全国性的红十字会组织应主要在灾难和自然灾害的救济方面起作用。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于加入国际红十字会却缺乏热情,但在巴顿的努力之下,1882年,美国总统阿瑟签署了《日内瓦公约》,美国红十字会宣告成立。
    从上文我们可以总结出美国红十字会成立的特点:
    1.成立时间较晚。在1881年,加入国际红十字会的已经有30个国家,而美国迟至1882年才最终加入了国际红十字会。这显然与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传统有关。“当欧洲国家纷纷签署《日内瓦公约》时,美国总统林肯认为,国际红十字会是国际事务,甚至是欧洲事务,美国没有必要涉足。何况此时正值内战非常时期,尽早结束内战完成国家统一大业,才是国家最重要的事务。内战结束以后,约翰逊、格兰特、海斯总统无一例外地遵循孤立主义政策,他们关注南方重建,重视经济起飞,对国际事务非常冷漠,自然对何时加入国际红十字会没有考虑,对国际红十字会和克拉拉的敦促和努力没有反应。”[11]但在巴顿女士的不懈努力之下,再加上美国国立的日益增强,其在国际事务上的参与也越来越多,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便成了应有之义。
    2.美国红十字会的救济内容充分借鉴了欧洲的已有成果。如上文所述,在美国红十字会成立之初和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其受南丁格尔的影响非常之大。南丁格尔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创立的一些护理方法和内容对美国红十字会救济活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洗衣服务、营养餐厅、病房改造、为盟军提供服务、与外国组织(法国和意大利姐妹慈善团)合作、服役护士在国内的家庭在南丁格尔的请求下得到她朋友的帮助、为士兵建立阅读室、与酗酒作斗争、开设咖啡厅、阅览室和教室并邀请英国国内的学者进行教学和讲座,提供地图、图书、阅读材料和游戏,随军的士兵妻子会得到友好访问者的帮助等等。而一战期间美国红十字会在欧洲的救援活动中,处处可以看到南丁格尔创立的这些模式的影子。此外,在救济模式上,因为巴顿曾深入研究过欧洲各国家的救济方式,也亲身经历过欧洲的战事(如普法战争),所以,对欧洲经验的借鉴是不言而喻的。
    3.美国红十字会成立之初就非常注重自然灾害等重大灾难的救援。红十字会建立的初衷是减少战争的伤亡和战地护理等,但美国红十字会将重大灾难的救助也纳入自己的组织体系。1888年发生在佛罗里达州的黄热病和1889年的约翰城大水,刚成立的美国红十字会立即投入人力、物资等加入了救济活动中。“克拉拉向瑞士总部陈述,国际红十字会章程涵盖了战争领域,而没有涵盖和平时期受灾人群的救援内容。后来,在瑞士首都伯尔尼的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大会上,国际委员会批准了克拉拉在和平时期组织救援灾难的条款,该条款被国际红十字会称为“美国修正案”。”[12]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社会学院)


[1] 当然,红十字会作为慈善组织也可以由慈善公益的角度追溯其源流,但鉴于本文的叙述内容主要与战争有关,所以选取了红十字会与战争的关联这一角度。关于前一种方式的叙述可参看资中筠:《财富的归宿——美国现代公益基金会述评》,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版,第10-20页。
[2] [美]莫约西:《红十字会之历史》,商务印书馆1919年版,第1页。
[3]资中筠:《财富的归宿——美国现代公益基金会述评》,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0页。
[4] Lavinia L.Dock,r.n..etc,History of American Red Cross Nursing.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1922,p.2.
[5] E.Charles Vivian and J. E. Hodder Williams:The Way of The Red Cross,London,Hodder&Stoughton,1915,p.115.
[6] Lavinia L.Dock,r.n..etc,History of American Red Cross Nursing.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1922,p.2.
[7] Lavinia L.Dock,r.n..etc,History of American Red Cross Nursing.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1922,P.5.
[8] Lavinia L.Dock,r.n..etc,History of American Red Cross Nursing.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1922。P10.
[9][美]莫约西:《红十字会之历史》,商务印书馆1919版,第10-11页。
[10] 高芳英:《克拉拉·巴顿与美国红十字会的创立》,载郝如一、池子华主编:《红十字运动研究》2010年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11]高芳英:《克拉拉·巴顿与美国红十字会的创立》,载郝如一、池子华主编:《红十字运动研究》2010年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12]高芳英:《克拉拉·巴顿与美国红十字会的创立》,载郝如一、池子华主编:《红十字运动研究》2010年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
 365Key 新浪ViVi 搜狐狐摘 和讯网摘 天极网摘 POCO网摘 igooi-it网摘 亿友响享 博采 打印 】【 收藏 】【 推荐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暂无  ·暂无
[历史研究]栏目
[人物专访]栏目
[焦点透视]栏目
目录
[调研报告]栏目
 评一评
正在读取…
  笔名:
  评论: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设置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
Copyright ©2005-2006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Powered By:EliteArticle System Version 2.20
网站备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