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 http://www.hszyj.net/
友情支持:同程旅游 
[历史研究] << [焦点透视] | [调研报告] >> 
 发布日期:2012-6-30 8:12:02 发布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  评论:[ 字体:   

“复员”时期的安徽红十字运动

张智清

    1945年8月15日,持续8年的抗日战争以日本的无条件投降胜利结束,中国红十字会也随之结束了轰轰烈烈的救护工作,进入到“复员”时期。其间红十字会的工作重心发生了转移,组织结构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总会与分会的关系发生了重大转变。之前,红会的各项业务大多集中在总会办理,使得分会缺乏自主发展的机会,分会工作难有起色。因此,在“复员”时期红会第一届理事会议上,曾大钧就明确提出:“本会工作,决以全力健全分会,各种业务,一反从前,不再集中总会办理,总会只不过居于领导地位,督促分会事业之开展。”[1]为了更好地规范管理,总会还制定了《“复员”期间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调整及管理分会办法》,对战后分会的改组以及新设分会的相关程序进行了规范。在此背景下,安徽红十字会纷纷“复员”,成绩较为显著。
                                             一、分会组织建设

      安徽各地根据总会的要求,积极努力,恢复和新设了诸多分会。见下表:

      1:“复员”时期安徽红十字分会一览表[②]

年份

恢复与新增分会

数量

1946

安庆、亳县、当涂、广德、涡阳、太和、蚌埠、寿县、怀远、宿松

10

1947

安庆、亳县、当涂、广德、涡阳、太和、蚌埠、寿县、宿松、怀远、凤台、歙县、潜山

13

1948

安庆、亳县、当涂、广德、涡阳、太和、蚌埠、寿县、宿松、怀远、凤台、歙县、潜山、芜湖

14

    由上表可以看出,1946至1948年间,安徽各地分会组织在不断地扩充。不仅如此,部分地方分会又多一新成员——支会,这使得红会组织更加庞大与完善。其中,截至1948年,凤台分会就下设了展沟乡、行署乡、东石峡三个支会[1],并有效地开展了工作。
 
    “复员”期间,安徽各地分会以及支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征募会员的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取得了一定成绩。仅1947年3月,寿县分会便“征得各种会员六六人”[④];另据当涂县分会报告:1946年第五届红十字周举行以来,至19473月底,征得特别会员73人,普通会员36人,青年会员75[⑤];亳县分会征得名誉会员2人,特别会员18人,普通会员96人,青年会员52[⑥];太和分会也积极征募,“征得特别会员一零零人”。[⑦]
 
    另外,安徽分会也在积极尝试推广团体会员,其中以亳县分会为代表,19471月就征得国药业公会、亳县银行为团体会员,并得到总会的批准。[⑧]虽然成绩一般,但意义仍然重大。
                                                   二、灾难救济与救护

“复员”时期,经历严重战争创伤的中国,社会经济凋敝,难民众多,灾难救济与救护工作显得格外迫切。

这一时期安徽省内各地分会开展的灾难救济与救护工作,分述如下:

(一)战地救护

众所周知,红十字事业发端于战场救护。烽火连天,伴随隆隆炮声而来的是血腥和苦难。面对呻吟的伤兵、遍野的尸骨和流离失所的难民,肩负重任的安徽各地分会没有漠视,纷纷组织救护队、掩埋队,奔赴前线,救护伤病难民,埋葬战士遗骸。

194721国共军队在亳县交火,伤亡众多,亳县分会旋即“派救护队担架队掩埋队出发工作,并设难民收容所三处,计收容难民三千余名,收容伤兵二百一十名,掩埋尸体一千零五十余具。”[⑨]

凤台县地处皖北,军事频起,因此凤台分会“特组织救护队四队,第一队有救护队员十一人,第二队有救护队员十二人,第三队第四队有救护队员各十人,以办理军民救护工作”[⑩]

淮海战役爆发后,蚌埠分会为救护战役,向社会各界发布救护书,揭示了战争惨况:“各机关团体首长、社会贤达、各报馆暨请广大仁人善士均鉴:中国不幸,战乱频仍!经过八年艰苦之抗战,人民喘息未舒,方冀胜利而后,获得休养生息之机,徐图恢复元气。不意天祸吾民,又起国共之战,攻城略地,到处兵戎,烽火弥天,哀鸿遍野,一时愁云惨雾,布满人间。去冬徐蚌会战,中心南移,即以淮河北之双堆集为主力角逐地,双方动员五十余万众,往来鏖战于此方圆仅百里之地区,加以路空战车,炮兵搏斗,如此成拉锯势者,时逾递月,被毁村庄百余处,死伤人民逾万人,而被炮火之威胁弃家离徒者亦近十万,满目荒凉,朝如临鬼域。方今死者暴骨未葬,伤者负创无医,缴幸得生者,亦少衣缺食,露宿于凄风荒雨之中,厥状之惨,虽郑侠复生,亦难绘其形状于万一。谁无父母,谁无兄弟,谁无妻子,孰为为之,孰令致视,伤心惨目,有如是耶?”[11]言辞恳切,表达了红会同仁对此次战争灾难的关注。

同时,由于蚌埠接近前线,蚌埠分会临时组织救护掩埋队,掩埋遗骸;设立医院,为伤病员医疗创痛;设置难民所及施粥厂,使灾民暂免饥寒露宿之苦。然而经费不足、设备简陋不全等问题接踵而至,“因经费支绌,设备难周,仅能救助于一时,实难维护于普及,哀此孑遗,岂忍恝置,不谋急济,何续生机,唯有向我各机关团体首长,社会贤达暨仁人善士,代作将伯之呼,仰祈垂念劫后生灵,如临水灾,发广大慈悲,作慈航普渡或请拨给赈粮,或为募赐捐款,以为冬赈之资,而施普遍救济,俾甘霖广沛,化棘路为春台,义粟遥颁,生死人而肉白骨感恩遐迩,生福无疆,迫切陈词,无任翘企”[12]。尽管如此,蚌埠分会开展了力所能及的救护工作。

(二)医疗服务

无论是救治伤兵,还是医治难民,都离不开医疗。红十字诊疗所及医院是“复员期间各地分会进行社会服务的重要设施之一,是民众迫切需要且受益人数众多的仁爱设施,成为这一时期红十字会工作的一大特色”[13],安徽各分会为广大伤兵和难民提供医疗服务,取得了不错成绩。

“复员”时期,总会救护总队部与善后救济总会合作组织医疗队在皖赣区芜湖设置“第二二医疗中队,办理民众医疗”[14]

1947年安徽广德、涡阳、安庆、太和四地分会设立了诊疗所,亳县、凤台两地分会设立了医院[15],到1948年,亳县和芜湖两地分会也成立了医疗所[16]

在当涂,当涂分会与当涂公立农民医院合作,“合组巡回医疗队一队,订立合约,于三十七年(1948年)三月起至八月止为合作有效时间,并先以采石为试办区”[17],为伤病者提供救治服务。

在凤台,1946年凤台分会“永安乡救护队在梁家庙救护伤兵六人,新芦乡支会救护队在潘家集救护伤兵二十五人”[18]同年,为推进乡村医疗工作,凤台分会在该县“新芦乡行署乡石峡乡各分设诊疗所一所,由分会业务组长及医务主任指导于十月一日开始工作”[19]1948730,该分会又成立医院一所,“即日开展门诊”[20],救治难民伤伤兵。

1946年因亳县迭遭兵灾水灾,情况严重,亳县分会“特组织临时诊疗所一所,服务站一处,办理救济工作”[21]

1948年,安庆市分会“因长江水位高涨,于广济圩马家窝设立急救站,医疗抢救防险圩民。”[22]

这些医疗服务设施,为解除民众痛苦,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儿童福利

儿童福利事业关系到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要培植下一代健全的国民。因为今日的儿童, 是明日的主人, 所以要健全今日儿童的体格, 来培植明日强盛国家的基础, 这是一个远大而积极的建国工作之一”。[23]因此,儿童福利工作成为“复员”时期红十字会社会服务的一项重要工作,同样这也是安徽各地分会的重要工作之一。

亳县分会于1947513“设难童教养所一所,专收外乡迁亳之难民儿童,除施行教育外并供给营养品”[24]。《红十字月刊》就有关于善后救济总署安徽分署拨给亳县分会“面粉一点一六六斤四两,豆粉五三六斤十二两,牛奶一点二三五品脱,肉类罐头一点八五二听,叉毛衣六六件,裙子七二条,手套八零双”[25],分发给60余名难童的报道。教养所物资由行总发给,经费由该分会自筹。后因行总结束,物资缺乏,遂将教养所改为失学儿童教育班,班址设在亳县儒学会内,“设高级一班,初级四班,共有学生一八三名,教师十六人,课程除小学基本各科外,并加卫生教育训练,每月需经费六十万元,教师多为义务职”[26]

安庆分会于1947年设立“私立忆然育儿所,收容孤儿一百零五人”[27],并用美红会所赠善款“制成棉衣七五套,分发忆然孤儿院难童”[28],以解决难童缺衣之困。

(四)其他方面救济

在救助难民方面,安徽各地分会也有所作为。194685亳县“淫雨成灾,城南各镇遭受黄水泛滥,田畜漂荡,房屋塌毁,秋收绝望,受灾奇重”,亳县分会得知情况后,由“常务理事张涛民,率领救护队员,前往赈救”[29]

冬季赈灾也是难民救济的重要工作。1947年冬,安徽大雪纷飞,灾民衣不蔽体,各分会发动女学生就近义务编织毛衣,分发难民。[30]

1947416,安庆市吴樾街发生火灾,焚烧商店多家,人民损失惨重。为了尽量减少生命财产损失,安庆分会出动消防队进行抢救,“因抢救迅速,致未酿成巨灾,事后深得社会人士好评,并登报鸣谢”[31]。此次事件之后,安庆分会考虑到消防安全工作的缺乏,特于19481月“成立消防队一队,并在江岸演习试水工作,市民前往参观者一千余人,该消防队组织颇为健全,设备亦佳”[32],对安庆市消防工作,做出了甚多贡献。

安徽凤台县滨临淮河,地势低下,历遭水灾无数,针对这一情况,凤台分会于1948年“为谋沿淮居民安全,特组织淮河水上安全救护队,计两个分会,并编组救济船只五十余只,以备水上救护用”[33]。凤台县新芦、潘集、展沟、东石峡、永安等支会也根据需要组织救护队,“计永安乡三分队,东石峡乡二分队,新芦乡二分队,展沟乡二分队、潘集乡二分队”[34]。此外,分会还成立救护训练班,“轮流调训各救护队队员,以提高救护技能”[35]

三、结语
    纵观“复员”时期的安徽红十字,组织建设方面,在经历抗战期间的短暂凋敝之后,安徽各地分会组织开始逐步恢复,并加入了红十字支会这一新成员,会员征募成果也较为可观。在战地医疗救护方面,尽管条件有限,安徽红十字分会依旧恪尽职守,不忘天职,一如既往地贡献自己的力量,并在儿童福利等方面给予了必要的重视。这些成果是中国红十字会在近代发展历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在安徽慈善史上写上了光辉的一笔。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社会学院)


[] 中华民国红十字总会编:《复员期间中华民国红十字会第一届理事会议事录》(内部资料),转自池子华、郝如一等著《近代江苏红十字运动》,安徽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94页。

[] 资料来源: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编《中国红十字会历史资料选编,1904-1949》,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11212

[14] 《圣路易斯采血需求修正》,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消费者1988年编印,第34页;《我们的血液供应有多安全?》,《家政杂志》198611月号,第919394页。

[15] 彼得·艾斯勒:《沉默的证人》,《今日美国》199752A部分, 14页;杰克·卡则内尔:《红十字会对大屠杀的沉默是一场道德上的失败》,《夏洛特观察家报》1997108 A部分, 4页。

[16] 约翰·F·哈钦森:《慈善冠军》 (科罗拉多: 西景出版社1996年版);大卫· P·福赛斯:《人道主义政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巴尔的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1977年版)

[17] 吉尔伯:《美国红十字会:第一个世纪》。根据位于弗吉尼亚州福尔斯彻奇的红十字会Hazel Braugh记录中心19976月的信息,这些照片仅仅代表了保存在福尔斯彻奇某处的325屉文件柜中的照片藏品中很小的一部分。

[18] 杜勒斯:《美国红十字会:一段历史》。

[19] 据红十字会档案管理员所说,只有两份副本可供研究使用,这些文件原本是打算私下保存的。同样,每篇论文的第一页上都有一条提示,指出这些文件原本只打算用于内部发行。

[20] 亚瑟·罗宾逊:《二战中战俘的救助》,载《美国红十字会史》“专题论文”22,美国红十字会1950 年编印。(以下称为罗宾逊论文. 22 )

[21] 19981月马里兰州学院公园国家第二档案馆对泰博·刘易斯的采访。

[22] 福赛斯:《人道主义政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20页。

[23] 福赛斯:《人道主义政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16页。

[24] 《美国红十字会情况》。

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页。

[]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编:《中国红十字会历史资料选编,1904-1949》,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11214页。